Club1069 拓峰網

登入
 
時事觀點

永誌永鋕

Club1069 整理,2015-04-15

4月20日,是一個讓人百感交集的日子,15年前,2000年4月20日,在屏東縣高樹國中三年二班,那天早上第四節是葉永鋕喜愛的音樂課,音樂老師帶著學生複習過去所教過的歌曲,他們一連唱了八首歌,最後一首還唱了珍重再見,在下課前約五分鐘,葉永鋕徵得老師同意後,離開教室去上廁所,直到下課,卻仍未返回教室,下次再被人看到,就是倒臥在血泊中,送醫後,隔天不治過世。

葉永鋕從小就沒有「男人該有的樣子」,他從小時候,很喜歡玩扮家家酒的遊戲、玩煮菜的玩具;進入國中後,喜歡打毛線和烹飪,比較常和女同學在一起,喜歡唱歌,堅持加入合唱團,成為合唱團唯一的男生,喜愛烹飪,三年級的時候立志要往餐飲專業發展。

這樣的葉永鋕,了解自己的特質,也善用這些特質,但卻因為這些「不夠 man」的性別特質,使得葉永鋕常常被同學欺負,被笑是「查某體」、 「死GAY」 ,上廁所時被同學從後面踢屁股或打人,甚至在廁所被男同學脫褲子檢查性別,葉媽媽向學校反映多次,結果卻是葉永鋕必須避開下課時間使用學校的廁所。

必須避開下課時間使用廁所的葉永鋕,就在下課前5分鐘,單獨使用廁所的時間發生不幸,高樹國中老師、行政人員、甚至校長以及同學的陳述與揣測,有各種不同的版本;法務部法醫研究所的驗屍報告認為葉永鋕是「跌倒後後腦撞擊地面致顱內出血」死亡,並判定跌倒原因是自身疾病發作 ,但台大醫學院檢驗報告確認為葉永鋕生前沒有病徵,也沒有相關病史而排除「患病而致昏倒」的可能。

很明顯的,葉永鋕的死因,是因為他的的性別特質發展沒有獲得應有的學校適當對待、同學接納和教育行政體系的關注 ,反倒製造了一個不友善的性別環境,根據調查,當時葉永鋕被迫以四種方式如廁:提早幾分鐘下課、找要好的男同學陪同、上課鐘響後使用女生廁所,以及使用教職員廁所等,葉永鋕所遭受的同儕暴力,其實就是一種性別屈辱和性別暴力。

一位學校老師告訴葉媽媽:「永鋕走了也是一種解脫」,有派出所警員疑惑:「他的家長敢站出來唷?」 。

2000年6月屏東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蔣忠義以業務過失致死罪,起訴高樹國中校長、總務主任、庶務組長,但是他們的過失,不是因為無視於葉永鋕的性別特質,而縱容不友善性別環境的產生。

遲來的正義?

長達六年的司法纏訟,歷經地方法院一審無罪、高等法院駁回上訴、最高法院發回更審、高等法院六次開庭後駁回上訴、最高法院駁回高等法院更一審、高等法院更二審歷經四次開庭,最後在高雄高等法院審結上訴案,判決高樹國中校長、總務主任、庶務組長等行政主管,分別處以五個月、四個月與三個月有期徒刑,理由是「核被告等怠於維修學校廁所水箱,未營造安全合乎衛生之環境,以維學生在校時之人身安全,至被害人滑倒死亡,係犯刑法第276條第1項之過失致死罪」 。

這樣的結果,算是遲來的正義嗎?

葉媽媽回憶一位法官,很沒有耐性,在法庭上,葉媽媽說:「你有耐性,讓我把話講完啦!」,法官認為葉媽媽講話很憤慨,還說:「死的不只是你囝,車禍死的多的是。」。

葉媽媽說,她知道學校老師不是故意的,「如果不繼續,怎麼能夠讓所有的學校瞭解公共廁所的安全,還有像永鋕這種特質的孩子,一直都隱藏在黑暗的地方被欺負,我救不了我的孩子,但是我要救其他人的孩子,就是弱勢的小孩」。

當時接受教務部委託主持「訂定兩性平等教育法草案」的研究的陳惠馨教授在《葉永鋕案與性別的關係——一個法律人的觀點 》文中表示,看到「兩性平等教育委員會」的調查報告後,才赫然發現,在台灣擁有不同於傳統社會所期待的性別角色者的處境是如此的困難,透過永鋕的死亡才開始認知,長久以來在台灣教育現場,被污名化為「娘娘腔」、「男人婆」的人的處境。

在當時,漏水的水箱,卻是公訴檢察官唯一可以介入葉永鋕死亡的重要觀點。

從兩性平等到性別平等

1996年11月30日婦女運動的先驅,時任婦女新知基金會理事長的彭婉如,在失蹤三天後,被發現陳屍於當時的高雄縣鳥松鄉,引起了社會強烈震撼,促成了《性侵害犯罪防治法》、「兩性平等教育委員會」 等兩性平等的實際作為。

而葉永鋕的早逝,帶來的是對台灣性別教育的影響,2000年10月,教育部發起「新校園運動:反性別暴力」活動,強調除了尊重傳統兩性外,也應尊重不同性傾向和性別特質的人,並破除刻板印象、消除暴力。2000年12月 16日,教育部宣布「兩性平等教育委員會」更名為「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教育政策從兩性教育延伸轉化成為性別多元教育。

2002年,兩性平等教育委員會將研擬中的《兩性平等教育法》修改為《性別平等教育法》,並在2003年6月4日立法院三讀通過,《性別平等教育法》第一條明確說明立法的目的:「為促進性別地位之實質平等,消除性別歧視,維護人格尊嚴,厚植並建立性別平等之教育資源與環境」。

葉媽媽說,「永鋕的死,如果對推動性別平等教育有幫助,那麼,永鋕尌死得有價值了。希望經由《性別平等教育法》的施行,大家都能以尊重同理、公平公正的態度來對待像永鋕這種特質的孩子,不要再讓這些弱勢的孩子在黑暗中哭泣!」。

但是,性別平等的推動,並不是從此一帆風順;性別平等教育或許是燈塔,但也有很多人不希望它發光的。

真愛聯盟

略,懶的一直提他們。

鷺江國中楊同學

2011年10月29日台灣同志大遊行主題為「彩虹征戰,歧視滾蛋」 ,才過兩天,,2011年11月1日,新北市鷺江國中一年級的楊允承,不堪同學嘲笑「娘娘腔」,留下遺書跳樓身亡 ,家屬找到他的千字遺書,透露自己在學校不開心,試圖找方式紓壓,但因為長期不被同學認同,情緒找不到出口的他,因而更加封閉,最後甚至選擇消失。

楊同學在遺書中透露,當他被人欺負的時候,曾想告訴媽媽,但媽媽總是沒空,爸爸也為了弟弟的事情很忙,老師雖然看見他被欺負,卻沒說什麼。「既然沒人理會,只能選擇沉默。」。

「我試圖找方法抒壓,但無論看小說、動漫、聽音樂、畫畫,都不被認同,最後演變成消極自殘或睡覺,更加封閉自我,最後甚至放棄一切選擇消失。」,他形容自己「心已死」,且「即使消失會讓大家傷心,卻是短暫的,一定很快就被遺忘,因為這是人性。」。

通常這要加上警語:「自殺不能解決問題」,但這不是自殺,跟葉永鋕一樣,兇手是不友善的性別環境,只是這次發生在性別平等教育法實施後7年,發生在捷運蘆洲站步行5分鐘的鷺江國中。

性別平等教育有比國中作文重要嗎?

如果這是出自一般笨蛋的嘴,那也就算了,不過這是出自2014年教育部性別平等教育第六屆委員會成員在性別平等教育會議上的發言;而教育部第六屆委員會成員,從名單一公布,就引起各界譁然,因為裡面居然包括了曾品傑和丁雪茵。

曾品傑和丁雪茵,何許人也?

曾品傑號稱法學界的美江 (不過顯然美江歡樂多了),也就是之前在公共電視「有話好說」節目,回答「同性戀是否不正常」提問時,曾品傑不假思索回答說:「當然!一個人生下來兔唇、生下來少一隻手,你不可以說,他因為生下來是這個樣子,所以他就是自然的。」。

而丁雪茵是真愛聯盟的大將,曾和齊明共同出席國教司會議 ,齊明和真愛聯盟的豐功偉業,就不再重複了。

不容青史盡成灰

宗教保守人士不斷的提醒我們,平權之途仍是長路漫漫,而鷺江國中楊允承同學更是一記當頭棒喝。

不過這個時候,就讓我們好好懷念葉永鋕,以下是2010年9月18日葉媽媽在第一次高雄同志遊行的終點舞台上的講話。

擁抱玫瑰少年網站蒐集整理了許多葉永鋕的相關資料,可以忘記初戀對象、第一個男友是誰,但永遠不該忘記葉永鋕和楊允承這兩個名字。

來自:
內容:
目前輸入 0 字,最多 5000 字。
分享連結、圖檔、Youtube 影音,直接張貼連結即可;如果圖檔結尾不是 .png、.gif、.jpg,再用 [img]...[/img] 包圍。
50_angry_n_drop 50_annoying 50_disappoint 50_embarrass 50_happy 50_love_n_flower 50_sad 50_sick arrow biggrin confused cool cry eek evil exclaim frown idea lol mad mrgreen neutral question razz redface rolleyes sad smile surprised twisted wink